四川省科技扶贫基金会
Chinese Relief & Development Foundation

我怎么这么好看

7
发表时间:2020-05-16 15:17


我是一本语文书,我很好看。”

 

“你凭什么说你自己好看。”


“我是一本凉山州孩子手里的语文书,在他们眼里,我就是好看!╭(╯^╰)╮”


为什么好看?看看他们就知道了。


“带妹妹的时候看,种玉米的时候看,成群结队的一起看。你说我好看不好看。”


长河乡中心校孩子(疫情期间发书)6.jpg

带妹妹的时候看

 

长河乡中心校孩子(疫情期间发书).jpg

种玉米的时候看


长河乡中心校孩子(疫情期间发书)4.jpg

成群结队的一起看


孩子们这么爱看,你说我好不好看!




1.阅读,是另一种幸福


在凉山州雷波县谷堆乡和长河乡,还有很多像图里一样的孩子,他们因为有学上而雀跃,因为有书读而幸福感爆棚。


对于那里的孩子而言,阅读是他们了解世界的重要途径。每个新学期的新课本,都能让他们看到更加辽阔的世界。


长河乡中心校孩子(疫情期间发书)5.jpg


边干活边看书,边带妹妹边看书,这是一群热爱读书的孩子。


除了课本,他们值得更多的图书不是吗?



2.“新”书与旧书


“我们学校娃娃的水平,跟你们城市里的比不了,学生都是彝族孩子,平时在家都讲彝语,到学校了才学着说普通话,就跟大城市的孩子学英语一样,真的不简单。”长河乡的杨校长带着志愿者去学校图书室参观时说到。


谷堆图书室.jpg


“我们这个图书室好多年了哦,还是06年教育局给搞的。”


长河图书室.jpg


图书室锈迹斑斑的座椅,无疑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。


从建好至今,图书室再也没有过书目更新,纵观书架,《胡耀邦传》、 《美国陆军领导力手册》 、《核武器史话》......大多是连志愿者也看不太明白的书,更别提彝族的孩子们了。


长河图书室2.jpg


长河图书室3.jpg



“架子上的书没有我们娃娃能看的。桌子这儿,这些个带画的,娃娃些爱看得很,你看嘛,这些都被翻烂了。”杨校长向志愿者补充说到。


斯立坪小蜗牛图书室11.jpg


桌子上三三两两的绘本和故事书,有用胶带粘了好几遍的,卷着边躺在桌面上;有书皮掉了的,连目录页也岌岌可危。


三两旧书,和书架上的“新书”对比强烈。即使是这样的数量不多的旧书,也十分抢手,经常都是几个孩子围着一本书一起看。


虽然破旧、虽然数量不多,但这些书,肯定丰富了许多孩子的午后时光;


斯立坪小蜗牛图书室10.jpg


书中描绘的奇妙世界,不只一次地伴随着孩子们天马行空的想象,出现在他们酣睡的每一个夜晚的梦中。



3.小蜗牛图书室,给孩子的想象力插上翅膀


位于凉山州美姑县斯立坪小学的小蜗牛图书室,每天一到下课,就有无数孩子涌进来找书看。每周,还有老师带领着孩子们上一节阅读分享课,与孩子们一同分享看过的故事和感受。


瓦岩乡蓝鹰留守儿童中心小蜗牛图书室.jpg


这间小蜗牛图书室,来自成都市善济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爱心项目。迄今,成都市善济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已在凉山州美姑县斯立坪小学、凉山州越西县瓦岩乡蓝鹰公益留守儿童中心改建了两间“小蜗牛图书室”,为偏远地区的孩子们带去了那片书中奇妙的世界。


斯立坪小蜗牛图书室 5.jpg


这一次,我们希望为凉山州雷波县谷堆乡和长河乡的两校孩子们也建起“小蜗牛图书室”,能让孩子们有适合的书读,有舒适的环境,有让孩子的梦起飞的方向。


谷堆乡中心校孩子读书7.jpg


孩子们眼中的语文书很好看,捧着书本阅读的孩子们,更好看。


打开支付宝扫描下方二维码

为孩子们添本看得懂的书


圆山区孩子的阅读梦.png






分享到: